• 广告管理-1170PX*80PX
    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业要闻 >

    黄山茶园全面开采 记者体验采茶的“辛苦与快乐”

    广告管理-720PX*80PX

    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、图片,版权均属新安晚报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;已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“来源:新安晚报或安徽网”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
   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新闻  黄山市是安徽产茶大市,目前,除了黄山区的太平猴魁,全市其他区域的黄山毛峰、祁门红茶等名产产地的茶园均已全面开采,数十万茶农早出晚归,忙碌“手头的幸福”。3月28日,新安晚报、安徽网、大皖新闻记者回到家乡祁门茶区,体验了茶农的辛苦与快乐。

    记者是祁门县西路人,家里有几块茶地,有的在山上,有的在平坦地,儿时,茶季的一个多月里,早上天麻麻亮就要起身去采茶,风雨无阻,中午在茶地就着凉水吃干粮或冷饭菜。傍晚回家后,还要生炭火炒茶,常到深夜歇息。次日凌晨四五点,要到街市上卖茶,拎着茶叶袋穿梭在收茶贩子之间,卖茶的想价高,收茶的想压价,这是心理素质大战与渲染茶叶品质的过程。卖完茶,不敢歇气,马不停蹄地赶上山。不过,这是老皇历,现在祁门西路的茶农基本不再自己炒茶出售,而是将采摘的生叶直接在市场上卖掉,降低了劳动强度,也节约不少时间,卖茶的过程与以前一样,没有什么变化。

    黄山茶都在山上,日照充足,生态好,茶叶品质很好。

    在山上采茶,体力消耗很大。

    家中近70岁的母亲总惦记着那几块茶地。每到茶季,坐立不安,说在城市人是多么的难受,各种不舒服,碎碎念就是要回去采茶。采茶是体力活,拼耐力与体能。皖南山区,茶季乍暖还寒,早晚气温变化大,户外劳作不容易。特别是清明前后,气温每天升,茶叶疯长,茶叶一天一个价,下雨天也要采。一个茶季下来,脸晒黑,手起老茧。我们兄妹,都不愿意让母亲去吃这个苦了。可是,劝也没用,熬不过母亲的唠叨,前两天陪她回了祁门老家。第二天,去茶地,年迈的母亲看到茶树兴奋得不行,在山坡忙上忙下,腰也不酸腿也不疼了,采茶速度不减当年。

    头晚下过小雨,上午时,茶园里的茶叶还湿漉漉的,采摘时要用更多的力气拉扯,不久,手就累而疼。中午过后,开太阳了,又晒得人昏昏欲睡,口干舌燥。茶地里,大多是老人在采茶,少数在县城或附近工作的儿女,也回来帮忙。现在的农村,操务农事的基本是老人了。到了傍晚,家里的三片茶地都走过了,我们母子收获8斤多生叶,战果一般。

    因为红旗一号等特早生茶叶的普及,祁门西路茶叶采摘期很早,今年正月中下旬就开园了。到3月底,茶叶都出来了,价格下降得很快,生叶价格已从开园时约100元一斤,到现在芽头很小的五六十元一斤,稍微大些的三四十元甚至更少,几乎是一天一个价格地降,这时候,茶农一边抱怨茶价跌得太快,一边起早贪黑与时间赛跑。这次,我采的茶叶叶片与个头大小不一,母亲的茶叶采得很均匀,也比较小。混在一起,拉低了茶叶价格,辛苦一天,还挨了抱怨。茶市上,收茶叶的很多,第一个看了,嫌大小不一,不要。换一家,开价45,磨了一下,收茶的恰是初中同学,给了48(每市斤),母亲高高兴兴地卖了生叶,我们母子收入是405元。在茶地站了一天,弯腰一天,我累得腰也直不起来,神情恍惚,母亲倒是欢天喜地。回屯溪后,她一夜睡到天亮,第二天早上,她说昨晚没失眠,很久没睡这么香了。

    在我的家乡,茶叶开园时,大户都会雇请几个茶工帮忙,每天收入多的有一两千元。茶季要到立夏前,一般每户收入一两万元,也有三四万元的。这钱挣得辛苦,但是来钱快,当天采摘当天就能变成大把的钱,所以又是茶农一年中最高兴的时候。

    广告管理-720PX*80PX

    • 关注微信

    猜你喜欢